FBEC2021 | 圆桌论坛:解构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的机遇

arinchina 2021年12月16日10:34:51
评论

2021未来商业生态链接大会暨第六届金陀螺奖颁奖典礼(简称“FBEC2021”)于2021年12月10日在深圳市大中华喜来登酒店盛大召开,本次大会由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广东省虚拟现实产业技术创新联盟、深圳市科学技术协会、深圳市互联网文化市场协会指导,陀螺科技主办,以“迎风破局 · 守正创新”为主题,聚焦游戏、电竞、XR、元宇宙等互联网前沿领域,探讨行业热门话题。岁末年关,聚锦鹏城,我们与无数互联网从业者同舟,共同探讨未来商业生态链接的创新和变革!

 

FBEC2021“Let's Metaverse · 2021元宇宙峰会”上,以“解构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的机遇”召开圆桌论坛,36氪 华南总部内容负责人 彭孝秋为本次圆桌论坛主持人,并邀请Multi-Metaverse总裁许怡然、万兴科技 副总裁谷成芳、影创科技 CEO孙立、EM3 联合创始人&CTO宋磊进行对话。

 

 

以下为演讲实录:

FBEC2021 | 圆桌论坛:解构元宇宙,下一代互联网的机遇

 

彭孝秋:大家好,谢谢主持人和主办方的邀请。我是36氪华南总部内容负责人彭孝秋。

 

我先和大家同步一下今天的流程,会有2~3个共同的问题需要每一位嘉宾参与讨论,然后根据每一家公司特点或者特殊性提出一些共性的问题。

 

先按照顺序用1~2分钟简单自我介绍一下。

 

谷成芳:现场的朋友们下午好,我是来自万兴科技的谷成芳,主要负责万兴科技的品牌管理和创意资源中心的工作。万兴科技2003年创立于深圳,2018年登陆A股,也是现在中国数字创意软件领域产品覆盖面广、营收体量大、全球化程度高的A股上市公司,。万兴科技在超过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15亿的用户。万兴公司旗下有数十款明星级的软件产品,主要集中在视频创意、绘图创意、文档创意三个大方向。万兴科技的总部在深圳湾的软件产业基地,欢迎大家有空的时候过去坐坐,谢谢大家!

 

宋磊:大家好,我是EM3的宋磊。我们是在去年的5月份成立,当时联合创始人有两位,一位是我,一位是黄博士。我们团队有一个比较大的特点:团队都是做技术出身。大家的想法也特别的简单,如何用最合适的技术,用比较硬的科技解决AR行业最重要的体验性痛点,这只是众多痛点当中的一个。我希望我们公司像锥子,把阻碍行业的壁垒扎出一个洞,让我们的产品被每一个开发者、用户记住,这是我们公司的特点。我们今年会推出一款标志性的、非常轻薄的产品。在此前,我们会推出两款自研眼镜,能让大家体验到交互和渲染的SDK。我们是行业的新兵,希望能通过自己对技术的掌握和对行业的理解,为这个行业做出自己的贡献,谢谢大家。

 

孙立:大家好,我是影创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孙立。我们于2014年成立,本身在XR领域里做设备、底层的技术和算法。今年我们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我们和集团下的子公司正式完成了完全地收购和合并,现在每年向行业出货的设备攀升到了全球第二,第一是META。我们在国内输出的总量肯定是第一,向行业输出完整的Turn-Key解决方案,最核心的是操作系统和解决算法,上午也和大家分享了Turn-Key的方式,能够让行业在接下来的阶段快速进入快车道,让中国能够在未来的两三年出货量达到和欧美一样,希望有更多伙伴加入到我们的生态系统,加入到我们的Turn-Key方案里面来。

 

许怡然:我是行业的老兵,之前在搜狐、完美世界等做过高管,去年把我香港的公司卖给腾讯,现在我是“散仙”,做做投资,观察世界未来往哪一个方向发展。今天早晨也做过一个演讲,我现在的公司是蹭一蹭元宇宙的热点。我们是搞动漫的公司,我们有一个动漫的IP,它有全中国数一数二的同人社区。大家都做动漫,但有同人社区做得那么好的是独一份儿,我也是看中了PUGC的机会,无论是元宇宙,还是游戏,在未来世界里面,我认为虚拟的IP应该是最值钱的,所以我现在关注IP。

 

彭孝秋:谢谢4位嘉宾简单的自我介绍。今天大的主题是说下一代互联网的机遇。宋总讲的时候,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元宇宙可能会是互联网过去的终结者,可能是下一代的互联网。我之前在准备议题的时候,把所有的券商年报总结出了一个观点:从机械化时代、到电气化、再到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每当有重大技术突破的时候都能产生巨大的新兴市场,也会产生一大批特别牛逼的企业。

 

在场的四位,会不会觉得元宇宙是下一个互联网的时代?或者是会有什么样的判断和观点?

 

许怡然:照元宇宙的定义和方式,谁都逃不开元宇宙,哪一个敢说不是,我就说元宇宙也是它。什么不能被定义成元宇宙呢?目前全部事物没有不被它涵盖的概念。元宇宙恰恰是让我们还惦念着现实世界的抓手,否则大家全去虚拟世界了。像我们做游戏20多年,天天想着你们怎么在虚拟世界里多生活,做游戏的人,有没有想过怎么样让你惦念现实世界呢?我们很少有人想这事,大家应该想想,元宇宙的任务是应该怎么和现实世界做连接。

 

外面的新闻记者也采访我,现在每个人花五六个小时看手机,这个市场是不是到头了?全球的人口也不怎么增长,那是不是到顶了?

 

我说不是,从醒来到睡觉有16个小时,所以还能翻3倍。游戏里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是没有联系的,市场大小我们从来只讲千亿,但从没讲过万亿。但阿里巴巴线下的生意,随随便便就是几万亿的消费市场。那边还有万亿的市场,但是为什么老盯着游戏?如何把几万亿的市场,用虚拟手段和技术把这些激活,这才是元宇宙的市场,这里面可做的事情太多了。

 

几万亿的市场,任何市场都能够用虚拟世界的手段帮他赋能,这里面产生无数的机会。

 

谷成芳:就许总讲的多少亿市值,之前有人提出过一个数字,8万亿美金。我认为这个还不太准确,应该是整个人类生产总值加起来,至少再乘以2,它是新的,每一个行业都能够覆盖的点。

 

为什么这样讲?从机械时代到电气化时代、再到信息化时代、互联网时代,所有技术的进步都给我们带来生产效率的提升。因为技术的诞生,加快了生产和研发的效率。就像80年代前,还没有电脑,工资就要手算,这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有了信息技术,有了互联网技术,这些东西就变得更加简单。元宇宙不仅仅是从最早期的游戏延伸出来的,它将是对人类生产生活效率的提升。

 

比如说,我们公司分布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多个城市,那怎么让各个公司的人更容易联合办公?以前大家出差就可以。现在我们就想到,如果让大家戴上眼镜,在一个会议室里面进行交互,就可以提升效率。我相信这样的提升,将是几何级别的增长。

 

彭孝秋:趋势都是合力走出来,大家对这个市场抱有这么大的预期,核心问题是,我是否能抓住这波红利,这红利是否与我有关?

 

宋磊:我对你刚才说的问题更感兴趣。我们本身是行业新兵,刚才许总说了万亿,我们认为元宇宙是只属于万亿企业的机会,比如苹果、Facebook等。元宇宙作为庞大的机械项目,应该是他们的机会,而不是我们的机会。

 

坦白说,如果把全世界人都搬到不存在的世界生活,小公司在这里面可能能够发挥一些作用,但大趋势还是要大巨头去引领。所以,我认为元宇宙是非常大的故事,但属于万亿的巨头。

 

现在元宇宙的热度和用户对它使用的平均时长差距非常大,但元宇宙又是目前火热的概念,大家都还没有开始去用,它就变得人人皆知,因为每个人都觉得它是一定会火的概念。

 

元宇宙现在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让大家更多用起来,让大家有各自的体验,让人在里面有机会生活和做生意,这样才走得比较稳。

 

元宇宙是比较有意思的概念。一个科学的概念,首先要能证伪,元宇宙一定不是游戏。我觉得元宇宙的体验,不会像游戏那么沉浸、清晰和锐利,大家一定要摆正心态。我们能接受的元宇宙可能是另外一个,大家可以在里面卖东西、上课的环境,可能比现在的手机和网页体验好一些,但它更多是有一种平权和概念上的新认识。

 

彭孝秋:是的,元宇宙有很火热的东西,但也有现实需要解决的问题。谷总,从万兴的角度,怎么理解刚才提的问题?

 

谷成芳:我自己是学画画出身的,是视觉设计师。我的体会是,很多年以前,画画的人都很喜欢铺一张特大的画布,然后在上面尽情创作。

 

元宇宙,我们现在看到的概念,应该是数字孪生的世界,它是由智能硬件+软件共同构建的虚拟空间。从发展的高级形式来讲,肯定是要全面融入现实世界,而且还要改变这个现实世界。从人类的角度来讲,元宇宙一定是人类在追求精神世界,提升精神愉悦过程中的华丽蜕变。

 

在万兴科技看来,这是前所未遇的行业变革的好时机。我们要把元宇宙世界建设好的话,除了不断升级底层的技术,还需要整合更多的创作者,打造一些海量的内容。因为虚拟世界所有的东西,都需要人通过创意去创造的,这可能是很多人以后赖以为生的工作。

 

万兴科技在新技术的应用,以及对产业生态的布局等方面,有深厚的积淀。在2020年初,我们公司的董事长、创始人吴太兵先生,在公司内部的战略会上,明确将公司定位成新生态数字创意赋能者,公司的战略发展路径是从视频创意赋能到数字创意赋能,然后到元宇宙赋能,全面拥抱元宇宙。

 

作为一家软件公司,我们把自己定义在创作者的经济层这就意味着我们在构建元宇宙的过程中可以有很多作为。目前,我们持续加大了相关的研发投入,鼓励优秀的员工拿着高薪在内部创业,对外我们投资了元宇宙相关的技术和团队。如果有这方面创业的朋友,或者好的团队推荐,也欢迎大家联系。

 

万兴科技,在元宇宙布局方面,可以有3个小的点:

 

1.在产品和技术方面,正加速迭代软件产品的升级,包括三维技术的能力、计算机视觉方面能力的提升。目前,我们在虚拟数字人动态动作的捕捉,AI快速建模等技术方面有了进展。万兴科技有一款拳头产品Wondershare Filmora,已经结合MR技术实现创新技术玩法,比如说基于不同的视频剪辑场景,可以让用户一键就生成很多很酷炫的视觉特效。

 

2.创意资源平台方面,万兴科技自身有一直庞大的、跨国的视觉设计团队,同时还打造了一个PCG全球化平台,整合了全球的创作者。借助这些优秀的创作者,把创意资源和创意软件结合起来,面对元宇宙,实现创意创作更轻松和容易。

 

3.人才方面的布局,我们在公司内部成立了元宇宙的研究院,而且把一些研究的成果和软件进行实时的协作。同时,与国内多家著名高校建立联合工作室,共同发力研发新技术、新应用,打造新工具。我们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作为。

 

彭孝秋:场子也热了,我也不按照之前的提纲往后走,我们刚才提到了一个问题,尤其是在这么特殊的情况下,大家想听实际的东西,我们可以多讲一些更实在的。

 

无论是千亿级,还是万亿级,这个机会跟你没有关系,就不是你的机会。各位觉得,在新的概念或者是新的时代,自己的企业,或者是自己在这个过程中能抓住什么机会,为什么是自己能跑出来?这是变化,商业的东西本质不变,这背后不变的又是什么东西?

 

谷成芳:在我的理解里面,元宇宙一定是很大的时代。每一个时代,一定会诞生一些巨头的企业,同时也会倒下一些企业。我们如何从大变革里面脱颖而出?

核心是抓机会的能力。在这之前要有比较好的积累,比如在座的几位大佬,许总20多年的沉淀,这些经验是没法复制的。我们发现很多产业,巨头在前面摸索,实际上是帮行业找路子。以万兴科技来讲,我们在细分领域里面,把自己的事情做精和做扎实,同时去构筑自己的壁垒,比如面向元宇宙创作经济层巨大的创意素材资源需求,万兴科技在积极打造多元、国际、潮趣的创意资源平台,通过整合全球艺术创作者,汇集了视频数字艺术素材和动态模版。其次,人才是非常典型的壁垒,万兴科技在核心人才的投资和重视方面,力度非常大。同时包括整合、引进外部的资源,形成一套组合拳。

 

彭孝秋:企业抓机会的能力,你们自己看到能抓到的机会在哪里?

 

谷成芳:在数字创意领域,万兴科技一直都是嗅觉灵敏的,过往的发展总是抓住了相应的机会。2003年成立公司,2005年就大力出海,当时我们看到了海外的发达国家用户愿意为知识产权买单,那个时候软件公司出海是蛮少的,如果当时在国内扑腾,很难会有今天的成果,这是过去抓机会的能力。现在抓机会的能力,还是在自己的领域里面,一是要保持自己在行业头部的位置,二是人才,我们的创始人吴总特别重视人才,他一直相信,大浪淘沙,无论时代怎么变革,始终是人在驱动。所以我们是聚焦在自己最熟悉的行业上,同时在人才上不断加大投入。

 

彭孝秋:背后不变的还是对人才的重视和抓机会的能力。

 

宋磊:最需要抓机会的是我们这样的小企业,我们作为刚刚成立的企业,特别感谢这次元宇宙的泡沫,什么叫泡沫呢?泡沫就是把钱花在不该花的地方。如果大家过去不认为元宇宙是好的机会,不认为显示技术能有这么大的突破,我们做的不过就是镜片,这在别的行业不过是一个团队做的项目组级别的东西。但元宇宙的大潮漫过来,泡沫就滋养了我们。

 

彭孝秋:市场上会有3种钱可以挣,一是挣估值增长,二是业绩增值,三是泡沫。我再追问一下,咱们觉得泡沫可能会持续多久?

 

宋磊:泡沫持续多久这种宏观问题,我从来不考虑,也许明天就没了。但这种泡沫对我们比较利好,举个例子,像我们成立一个小的公司,以前很难招到很优秀的人才,但泡沫来了,很多人就会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公司小,也许对早期的人未必是好事,行业新也是好事,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和世界上优秀的科学家、工程师合作,如果不是这个泡沫的话,公司这项技术的创始人,可能还是在非常有前途的资源行业去做。但因为泡沫来了,我们就能够请到大佬从别的行业来到这里,这是泡沫的价值。

 

至于为什么是我们能够活下去?我不认为这件事情有什么意义,但有什么是不变的呢?一是好的内容,二是好的技术。我认为变化和不变都在这里面,我们处在一个好的时代,在有泡沫的时候成长了起来,我希望这个泡沫永远下去,最后把我们变成泡沫中的一块石头,泡沫退去,我们也能坚持在这个行业里。

 

彭孝秋:宋总讲的可能不是泡沫,而是趋势来了。

 

关于影创,我印象当中有一篇文章,是说在下一个10年,影创自己怎么开启元宇宙的时代。刚才也有嘉宾讲到了技术和人才以及抓机会,孙总怎么来解这题?

 

孙立:其实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也做了很多年,从2014年开始,整个行业在技术上积累了非常多的东西。为什么之前在媒体上发这样的观点,因为我觉得这个时间点已经到来。最早是从2020年的Q4的时候,我看到Quest2的销量已经多了400多万台,我们认为一个电子产品如果能够到500万台,它的时间点就到了。

 

我们当时就做了非常重要的决定,我们把所有的资源都放到了操作系统上,放到基础的系统和算法层面。我们想做这个时代的安卓或者是Windows,我不认为未来一定是META能够跑出来,因为大家都知道,还有另外一家公司是苹果,苹果一定会在未来的两到三年推出它的软硬结合一体的硬件,大家也都清楚,苹果有能够做这件事情的能力。

 

甚至在美国的一些调研里面,大家最期待的AR、VR硬件是什么,Facebook只能排到第三,因为在大家的印象里面,苹果才是电子消费品的品牌。

 

我们做这个系统的时候是有机会的。我们看操作系统,无论是PC时代,还是手机时代,一个是封闭生态,一个开放生态。封闭生态,无论是当年的PC端,还是手机端,苹果都占有非常高的量。剩下的都是开放生态,Windows和微软。

 

现在很有意思的是,没有人做这件事情,或者是之前有人做,但又退却了,谷歌2015年的时候推出过一个平台,如果当年坚持下去可能是蛮好的平台。现在行业缺少这样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我们来做这件事情?我们目前所处的位置,今年服务了30多万台的客户,他们都用我们的系统,用我们的算法去做这件事情。明年我们还会和行业的芯片巨头(高通)深度合作,我们会推出行业的标准,只要大家都使用我们的系统和高通的芯片,就能够以很快、很低成本构建出一个完整的整机,我们是给行业提供整套的解决方案。

 

在这样的情况下,随着苹果的入场,后面会进入当年安卓手机百花齐放的状况,有非常多的硬件,无论是大的品牌商,还是山寨机,还是小的厂商,都有机会在新的时代百花齐放。

 

无论市场如何,最后有哪些能活下来,但系统是不变的。

 

彭孝秋:其实您刚提到很重要的事件,苹果对这个行业的布局。我们从整个苹果的产品来看,它可能会在一些布局上慢一点,但它一旦想好了要做,很容易改变行业的格局。

 

苹果一旦发出了自己的产品,这个格局真的会像以前的产品一样,直接逆转或者是重新打破现在的情况吗?

 

孙立:我认为一定会,不一定是第一代产品,苹果已经在规划第二代的VR产品。有文章讲它会发布AR眼镜,它其实是VR眼镜,去做See—Through的功能。接下来它会对行业造成什么变化?

 

1.能够实现See—Through以后,不仅仅是玩游戏,就可以变成日常生活使用的场景,不必待在虚拟的世界里面进行打怪、健身,你可以走到现实世界,和现实物体结合,它打破了AR、VR的界限,有更好的体验。

 

2.传统意义上的MR眼睛,都受到这样的冲击,从最早的微软也出了一个产品,那个产品很贵,接近3万人民币。我认为接下来通过光学的方式,都有可能会被See—Through取代掉。

 

不过我觉得苹果还是会带来一个颠覆式的变化。

 

彭孝秋:许总,您应该经历过很多的XR发展周期,元宇宙过一段时间,可能还有新的概念。许总,您会怎么来判断?

 

许怡然:不变的东西就是用户需求,就是老百姓想要什么,这就是研究人性,我把公司卖掉之后,我去学脑神经科学。我们做了这么多年虚拟世界,好像我们根本不知道脑子里发生什么事情,他喜欢或者是不喜欢这个东西,哪一个游戏公司雇了很多脑神经科学博士吗?没有。

 

我们都是经验传承,我觉得研究人性是永远不变的主题,你到底怎么样让人快乐,你做了让人快乐的产品,让人在你这里花时间和钱,你到底影响他的什么方面,而且这里面是很虚幻的东西,你服务器上的代码,人家花钱去买了,凭什么?这现在没有研究透,核心的是,你把这事搞明白了,无论如何一定能赚钱。

 

另外,不太容易变的东西,但可以变的东西,就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你是做什么的,你到底有什么特色,别人干不了,就你能干?你如果找不到这个东西,多大的风口来了,就算猪被吹上去,也会掉下来,因为你根本没有掌握人性,也没有核心价值。你不要追风口,而是想清楚你企业的特色是做什么。

 

我在现在的时代里面,有一些硬件、人机接口发生了变化,新时代的孩子们的思维方式发生了变化,我们如何顺应这个趋势,发挥企业的核心价值?解决这帮人作为人类永远不变的需求,把这些解决了就好。

 

我经常举行案例是迪士尼做的IP,迪士尼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IP的传代,比如我儿子就不看金庸,金庸这个IP可能就废了。作为迪士尼来讲最重要的任务,怎么样让爷爷告诉孙子,孙子也玩米老鼠,迪士尼做的是重资产的事,要做乐园、电影。

 

不变的是,你要用最新的技术手段,要满足当前这帮用户群喜欢的表现形式,或者是用最新的人机接口技术,不变的是还是爱情与死亡,还是合家欢,你用最新的表现形式做老本行。我为什么看重IP,IP是可以穿透周期,无论什么技术手段发生变化,用新的技术手段,都可以继续有效。迪士尼就是用3D的手段再拍一遍《狮子王》,用真人的电影再演一遍《白雪公主》,要做的是让新一代的人还喜欢《白雪公主》。

 

现在最难的是你手里面有没有可传代的IP,我最大的痛点是不知道怎么样系统性、可控风险的创造一个新的IP,这是永远的难题。

 

彭孝秋:您研究脑科学以后,有没有特别震撼的事可以和大家分享?你也创业,也投资,在元宇宙现在的情况下,你特别看好什么样的团队?

 

许怡然:我发现我们这个行业干了50年,但干得都很不专业,都是师傅带徒弟。稍微讲远一点,脑神经领域一个让我震撼的知识是:很多脑的行为受肠道细菌的影响,我们喜欢吃什么东西,不喜欢吃什么东西,很多东西都是肠道细菌引起的,人好像是肠道细菌的公共汽车,我们一半的意识是被肠道细菌左右的。

 

投资看团队,我还是这个逻辑,你能不能在这个赛道里做到属一属二,100个人做这事,你排前5。我曾经投过一家公司,他在那个赛道里面做到全世界第二名,虽然是个非常小的赛道,但就创造了非常大价值。

 

我上午的演讲也讲了,你找到一个适合你的赛道,然后重兵压境,在很小的单位内,形成碾压性的优势就赢了。如果是小公司,就别去做大公司的赛道,但有些赛道就算有的赛道里面有大量的大公司,你也不一定害怕,为什么?如果这么多大公司才占了20%,另外还有80%,你也可以去。你一定要找到你的点,用碾压式的方式,这恰恰是中国人的特长。我现在特别喜欢找中国的团队来投,因为中国人的人口优势在下降,但受教育的工程师、高知的红利正在爆发中,所以,任何一个老外,还没有彻底占护城河的市场,我们都有机会用10倍、100倍的兵力压倒他,我特别看好把事情想透,知道自己在哪里有特色,执行力特别强的,能够管理百万大军的团队,我觉得在国际上我们能够杀它个片甲不留。

 

彭孝秋:时间关系,大家再阐述一下自己的判断,这么大的机会,比较看好什么样的团队?

 

孙立:我就讲两点,一是我们自己的经历,我2014年开始做这个,第一个投的方向是CV,因为那个时候,市面上有一些VR设备,需要在空间上布置一些灯塔基站来盯你的位置。如果未来VR都要每到一个地方就竖几根杆子才能玩的话,那一定不是主流的东西,我认为一定是通过计算机视觉的方式,由内而外的定位。

 

这也是第一性原理,解决什么根本性的问题,才能让一个东西变得普及和成本下降,当时我们花了非常多的人力投入了定位,这也成为了我们非常高的壁垒和核心优势,目前能够给全球输出这样的技术非常少,Facebook都是不对外输出,我们能对外输出,很多的客户就得用我们的东西。

 

我们现在也做一个长期的投入,做光学的研发。这可能会和宋总做的东西有些像,未来眼镜不像现在的VR头显那么大,一定要变得更加小和轻便。如果没有现在的投入,一定不会有六七年后的产出。正是因为我们当年投了定位,到了2021年才算是有收获,对未来技术上的投入,方向是对的,也符合第一性原理,我们觉得都值得去关注。

 

宋磊:我们公司成立之初就是考虑了解决VR里面最核心的痛点,一是太沉,怎么轻薄化;二是做游戏太贵、太累,如何让手机APP在上面跑起来。你可以认为,第一点占90%的时间,未来我们最核心的超薄眼镜,配上一些合适的内容,这是我们公司在面对AR、VR的战场给出的答案,我们认为这个答案还是有吸引力的,一个30克的东西永远比300克的东西舒服,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优势,也是我们成立这家公司自信的来源。

 

谷成芳:第一,强烈渴望,我们看人和看团队的时候,还是想挑选一些非常想在这方面取得成功的,他会把自己所有的热情都投入进去,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要保持压强式的投入,万兴科技是一家特别善于聚焦的公司。虽然外边的诱惑很多,但我们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将来的路子怎么走。所以压强式的投入,能够保证让我们在巨头环绕的互联网世界里面有我们的一席之地我们非常期待与行业同盟、内容创作者共建元宇宙创作经济新生态。

 

第三,对用户的关注,现在是用户体验为王的时代,我们做任何的产品和团队,都不应该是闭门造车,还是把自己放到用户中间,通过用户的认知来检验我们自己,这是很重要的成功法门。

 

彭孝秋:谢谢几位嘉宾。

 

我用了3个关键词来总结,一是这个赛道非常大,机会也非常多,二是大家要回到本质,三是如何搭建特别互补,或者是特别能打硬仗的团队。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广告也精彩
arinchina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6日10:34:51
  • 转载请注明:https://www.arinchina.com/11137.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