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在创业公司干,核心是替公司多操心!VR资深从业者采访实录

arinchina 2021年12月1日12:45:34
评论

本期对话嘉宾

专访 | 在创业公司干,核心是替公司多操心!VR资深从业者采访实录

AR中国  :  您的个人行业从业背景介绍?

我大概有十多年的互联网、科技领域的市场工作经验了,先后在极维客、启迪控股、戴尔科技等企业负责市场工作,由于岗位原因,对科技公司对外宣传、搞各类市场活动、参加各类展会、组织参与各类峰会等等市场活动很熟悉,这些市场部其实都是公司“花钱”的一个部门,开玩笑讲我的经验就是一路花钱学回来的。那我想讲的是,其实对于我之前入职的、那些曾经辉煌过的若干VR公司来讲,如何控制成本、如何在融资后“不上头”不追求“虚假繁荣”是非常重要的。对了,其实除了我入职的VR公司,在做VR网的时候我更是以平台视角接触了大量的VR创业公司,也算是见证了国内第一波VR的繁荣和后来的低谷。我在的职业内容上有涉及公司运营、组织公司商务活动、负责整体市场营销等方面。最疯狂的一年组织过100多场线下活动,参加了12场行业展会,那年真的是市场团队忙疯了。

AR中国  :  您对VR/AR技术的理解是什么?怎么看待最近元宇宙的火热?

 

咱们ARinChina的粉丝群体都是专业人士,我就不在学术层面来解释两个技术是什么区别了。在我看来,VR技术更像是一个新的媒介形态,这个媒介形态可以用来玩游戏、可以用来看电影、可以用来搞文旅做直播等等。如果说全国有8亿人没到过北京、10亿人没坐过飞机的话,虽然这个数字听起来确实很夸张,但是我相信直到今天没体验过VR产品的用户至少不会低于11亿吧(14亿减去冬奥说的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等于11亿)。
从整个行业市场角度来讲,我觉得还有特别大的空间可以做,换句话说这个市场从数据上讲是空白。我的这个判断是什么意思呢,因为设备硬件的更新迭代越来越快,我们曾经试图把手机这块屏幕通过软件方式+VR盒子来推向整个市场,认为手机的保有量+便宜的外设应该可以让4000万在校大学生先用上VR,我觉得当时的理想还是很“丰满”的。
AR方面那明军算是我认识的最早做AR的伙伴了,呵呵,这么说来我的行业经验得从2012年你们上线说起,开个玩笑了。我记得应该是2015年的一次活动上认识的明军,从那会儿我的朋友圈里面就多了一个AR专家,在他的朋友圈里我了解到了metaio、Darqri、 meta(前AR硬件公司)、Vuzix、magicleap等还有国内的亮风台、视辰、小熊尼奥、Realmax、触景无限等公司,有硬件公司也有软件公司,有已经纳斯达克上市的,也有切换方向或是停掉业务的。活的最久而且一直坚持做一件事情的我总结了下,就只剩下你们ARinChina了,哈哈此处应该加个表情。
我觉得AR比VR更复杂一些,无论是技术上还是应用上,AR应该更偏向于解决实际问题,直到现在我想各家AR硬件公司也都绞尽脑汁在思考如何让在家的产品能有更接地气的应用落地;那么VR硬件公司其实只需要思考如何把硬件本身造好,把facebook(meta)的作业抄好就行。不过这也是好事,AR方向纯粹抄国外大厂作业也不好使,我觉得这一波nreal、Rokid、瑞欧威尔等新锐AR公司也算是在引领全球硬件技术发展。
当然了,没有出现在ARinChina朋友圈的AR公司注意了!抓紧让市场部来谈谈商务合作(此处应该有表情包)开个玩笑。以上判断仅仅代表个人观点,不给ARinChina添麻烦。总结下ARinChina是我看到的AR行业坚持一件事最久的公司和平台。

AR中国  :  您经历2015第一波VR创业浪潮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在之前的创业中有什么样的经验总结? 

2015那一年,我有幸组织了当时VR/AR行业内的第一场沙龙。这里还是要感谢下当时的技术大牛们。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时加入了极维客(我们在2015年拿了数百万天使、在2016年完成了数千万的A轮融资),跟着当时的创始人学习到了很多,当然对VR的理解和认识也是在这里开始的。不过比起VR技术相关的理解和学习,我倒觉得更多收获是认识到了创业的不容易。我是从互联网大厂的螺丝钉转到创业公司的,当时在极维客做市场负责人,毕竟是初创阶段,我在公司基本什么都干,除了不敲代码,其他的都需要去做。
总结下在创业公司核心是替公司操心很多事情,比如要去跟技术碰迭代速度,市场对外要去做品牌,要去了解目前竞品有哪些,做市场调研与分析,还要关注我们与上下游之间合作伙伴之间的关系,
我在创业公司当时负责市场的全部工作,包括线上线下活动、品牌VI建立、公司形象PR、新媒体运营等,还会兼着做商务的平台引入、商机引入,以及与政府的对接。后面就开始做战略,发现战略需要关注的点更加多而全。(这里感谢我的老领导对我的培养)所以,虽然市场是这么多年一直在做,也比较擅长的部分,但个人更加偏向与喜欢偏向商务部分的生态合作,双方都可以有收益是我觉得非常有成就感的一件事。
我当时负责市场,要做品牌、要做pr、要做线上线下的活动,要拉赞助,想办法做各种的跨界营销…..等等,一切可以为我们提高知名的度市场行为我们都得整。因为我们是新品牌,要争取一切可以露出的机会,所以大大小小的比赛,我们也会积极报名参加,那个时候也拿了不少奖项。因为初创公司人少,职责就不会分的特别清楚,就是大家手里有什么资源,都去贡献。我当时也会去做商务的事情,去跟厂商、游戏平台、视频平台去拿授权,去跟政府要更多的高新政策这些,也要关注哪个平台、合作伙伴可以绑定我们一起共同推动产品的销售或者品牌的露出。

AR中国  :  疫情时代XR创业公司的机遇与挑战是什么?

 

其实疫情对于很多公司,是一个新的机遇,当然,这里我们并不是提倡疫情的好,而是说,疫情对于XR行业,确实有了新的需求机会产生。
疫情最困扰人的地方是什么?不能在人多的地方聚集,更多的是在固定场所,比如居家。那么居家,家的场地是固定的,我们不能要求在家里跑个马拉松,不能要求在家里看个超大屏的电影,更不能在家里会像户外一样去大面积的活动吧?但XR或许可以满足这个场景需求,在沉浸感极强的虚拟环境,可以极大的弥补和满足我们无法在户外体验到的遗憾。
通信一直在发展,手机从最初的大哥大到迷你,再到大屏,一直在不断的迭代;电脑从厚重的带有“大后脑勺”发展到超薄,以及现在的曲面屏;我相信未来会是AR和VR。我认为XR技术在细分行业发展有太多新的机遇,比如教育、智慧城市、游戏、文旅、家居等,XR技术都会在其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挑战的话,一个是硬件上面的迭代,更加轻量化与便捷化,内容上的丰富,更重要的是技术上面临的挑战,核心在芯片、光学等方向应该都是需要时间沉淀和深入研发,我想不能操之过急,更不能揠苗助长。

AR中国  :  您觉得XR哪些细分赛道会更快爆发?分享下您的个人看法?

 

我看好游戏、视频直播、以及教育;游戏是与XR最贴近的场景之一,会最先爆发,且是千亿级;视频的话,其实B站是最初最早在做元宇宙概念的,XR以后会以B端生态和C端UGC的形态出现,看两个独角兽公司的动作就不难判断了。字节收购了Pico,扎克伯格的一系列动作,都在验证这个全新赛道有无限的商业机会产生。很明显随着quest2销售过千万,月收入100万美金以上的内容会越来越多。
 

对于视频来说,UGC的形态会越来越普遍,但同时也会需要新的展现形式,一是虚拟直播,虚拟环境更像是把现实世界搬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前段时间我看文章说,元宇宙的出现是一种对人类的威胁,这个观点我不能完全同意,我觉得元宇宙只是一种必然出现的统称概念,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们积极面对就好了,有的人会说虚拟游戏会玩物丧志,会脱离真实的世界,我只想说,其实现在玩游戏和刷视频的人也会很沉浸,元宇宙的出现并不会让人脱离真实的世界,元宇宙只会是我们人类在更加沉浸的探索数字化的生存方式。

专访 | 在创业公司干,核心是替公司多操心!VR资深从业者采访实录
weinxin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广告也精彩
arinchina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日12:45:34
  • 转载请注明:https://www.arinchina.com/10702.html
热点

毕马威开启元宇宙的加密和Web3服务之旅

毕马威(KPMG)于6月22日宣布,将在其首个会议和协作中心开启自己的元宇宙之旅。 毕马威是国际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该公司解释,将为其美国和加拿大的客户、员工和网络提供元宇宙空间服务,...
热点

NVIDIA Research 实现瞬间2D照片转化3D场景

即时NeRF是一种神经渲染模型,可以在几秒钟内学习一个高分辨率的3D场景,并可以在几毫秒内完成该场景的图像渲染。 75年前,宝丽来相机拍摄了第一张快照,它开创性地以逼真的二维图像快速捕...
广告也精彩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