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首页 资讯 大咖专访 查看内容

AR说 | VR+教育的生意还能做吗?听听博士怎么说?

2018-3-5 17:10| 发布者: Allen |来自: 原创

摘要: 关于《VR/AR临床实验设计中的注意事项》北理工翁博士为我们做了以下回复!
关于《VR/AR临床实验设计中的注意事项》,北理工翁博士的回复
  
博主原文:“看了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的《长时间使用VR头戴显示设备对低年龄用户视力的影响测试报告》 。这个实验的目的是非常好的。游戏、教育都是VR/AR的重要应用领域,当前确实缺乏儿童使用VR/AR的临床研究,但该实验中仍然有很多需要改善的部分。
  
VR/AR技术,特别是VR/AR显示技术与眼科学密切相关。除了对儿童视力影响的探索,2017年的ARVO会议上,孙兴怀教授团队也报告了利用video see-through技术进行弱视训练的研究([^ARVO热点丨弱视治疗新进展:增强现实双眼分视训练])。未来VR/AR有更多在眼科学上的应用。也会有更多的VR/AR企业需要进行医学相关的研究与实验。”

  
另一篇文章写到“眼科专家王凯提出采用VR制造沉浸式的学习环境,让学生学习效率提高。看到这个消息,我感到震惊。首先先表明我的态度,作为一直从事眼视光科研与临床工作的医生,我坚决反对和抵制!”
  
今天ARinChina有幸采访到北理工翁冬冬博士,翁博士一直专注于研究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及新型人机交互技术,致力于开发新一代高沉浸虚拟现实系统,并将其应用于主题娱乐及心理治疗等众多相关领域。
  
ARC : 目前国内真正能做到像博客里面描述的实验室的研发型企业多吗?咱们国内的研发型企业是什么状态?看完博客突然意识到这个确实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特别是可能涉及到儿童使用的场景。

  
翁博士:这篇文章中讨论的“关于VR长期使用对用户产生影响的研究”,那是我们团队2017年在北京市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支持下做的一个研究。关于这个研究,好多人在challenge说里面有蓝色光标赞助,那其实是公司给HTC的一个PR项目,所以被认为成了公司行为。实际上这个研究室是北京理工大学和北京市未来影像高精尖创新中心做的一个预先研究项目,没有接受任何企业的资金支持。

  
国内做这个领域的人非常少,虽然我们团队有主导做这项研究,但我们团队主要是做工科的,偏向VR和AR应用研究,对眼科专业领域不是特别的熟悉,当时虽然也有咨询眼科方面的专家,并在实验之前进行方案讨论,但毕竟这种实验领域太新了且学科交叉程度很深,因此第一版实际上还是有很多的不足,实验结果发表之后很多相关专业的朋友都直接的指出了其中的不足,《--博文--》里面我觉得也写的其实非常好,问题提的很全面,对后续研究很有帮助。这个实验我们当时想的也是抛砖引玉,把问题抛出来。
  
在VR领域,国内的企业有几种不同的情况,第一类呢就像HTC、小米、华为这样积淀比较深厚的企业。他们是有自主的HMD头盔,而且又是行业领导力比较强的企业,他们很关注这个领域的研究。但是,因为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他们的科研部门可能也没有太多的力量去支撑这么多的研究课题,尤其是这些比较基础的研究课题。虽然他们也在积极接触相关领域的研究团队,并对VR健康问题进行了探讨,但目前他们更多的精力还是关注在技术和产品的打磨上。我们作为学术机构,反而会关注这种基础问题会更多一些。
  
第二类企业的比如国内的很多头戴显示器品牌企业,他们其实也想要关注这方面,但大都是初创团队,很难要求他们在创业期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么多社会责任,市场竞争确实非常激烈,而且这个行业前期的营收情况并不好,更多是通过投资在支持,所以大家都在抢时间去尽快的完善产品。估计目前关注这个事情的反而都是行业外的人,真正行业里面的人,可能关注点还没有到健康的这个问题上。
  
第三类企业,行业相关的代工和加工的这些企业,还有做内容的企业,他们对于VR健康问题的关注方式更以“标准”为核心,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的是看标准如何确定,然后按照标准来执行。至于说本身就在做VR教育和VR儿童娱乐应用这方面的企业,我觉得他们不管关注还是不关注,目前都会无意识的忽略掉这个问题,还是以产品和市场为先,毕竟基础研究的时间会很长,企业等不了。
  
目前看来,大家能去关注讨论这件事是最好的。我们当时做这个研究,其实有一个背景,从2017年开始,VR在儿童教育、娱乐各方面用的非常多,有非常多的开发商在拼命做这个行业。但是其实包括我在内,所有的人都不清楚VR对于孩子的视力到底有什么样的影响,很多东西都是理论的,没有任何实验数据。所以当时就是想,与其等到出了事儿,我们再去补实验,不如我们先提前做一些实验,通过可以控制的过程取得一些基础数据,至少能让我们对这个问题,会有一个大概的了解。
  
同时希望把这东西抛出去以后,能够引发相关的研究者的关注,因为说实话,这个研究其实是一个非常交叉的研究。比如眼科的研究人员,他们本身至少在去年的时候不太关注VR,因为对他们来说VR太新了,还没有重要到需要去研究的时候,同时,对于我们做VR技术研究者来说,眼科又比较陌生,所以它很交叉,而且实际上真正在做这个的人是非常非常少的。所以我们就吃个螃蟹吧,先把问题扔出去,让大家能够先关注这个问题。
  
ARC :眼科专家王凯发的文章《VR技术不适合绝大数青少年》这篇文章能算是学术观点吗?或者说作者得结论是按照临床试验设计事项严格得出来的吗?
  
翁博士:王凯的文章提到他认为VR完全不适合于儿童,我不完全反对这个观点,学术本身就需要大家有不同的观点,虽然和我认同的道理不完全一致,但是我非常支持他这种能够鲜明亮出自己的观点的态度,“针锋相对”的讨论是学术界特别可贵的一个东西。他的一些依据主要是从现在显示设备的一些局限提出来的,确实有一些部分是我们之前可能考虑的不完善的,比如说边缘视场这个问题。
  
他的观点,反过来也是一个指导,这点与我们做这个实验的目的相同,就是要告诉从业者和厂家你要做到什么样子,才能让大家放心去使用。从其他的角度来说,这些目前都还只是讨论,大家都在说道理、说常识、说经验,还达不到学术层面,学术层面一定要拿数据说话。我们做的那个实验其实也是希望通过一些数据来说明问题,虽然我们的数据还有很多的漏洞需要去补充。
  
所以我特别希望,也在此呼吁,相关的从业者可以开始真正的把它当成一个学术问题去研究,用严谨的数据才能够去证明自己的观点,很多东西,通过实验你会发现你的常识可能是有问题的,比如当年泊松亮斑的发现。
  
ARC :翁老师,现在很多报告各种总结都说VR+教育、VR+主题娱乐等方向还不错,那么这些方向最终想想好像都是赚小孩的钱,那么上面提及的文章可是对VR主要市场受众的极大挑战,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翁博士:虽然这些文章对儿童使用会有一些争议,但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现在实际上对于儿童来说,对VR设备使用还没有达到一个特别长的时间周期,儿童使用VR头盔的时间相对还是比较短的。所以有几个建议,首先呢,在大量的数据真正出来之前,针对于儿童的,应用设计的时间尽可能的短一些,对于孩子的问题一定要谨慎。从我个人的实验数据上,这个问题看起来还是比较乐观的,至少在一小时的实验里面,我们看到它和pad对比,没有出现不好的影响。

  
说到对市场的影响的话,其实老百姓可能对于这种不是立刻见效的影响,很容易会忽略掉,毕竟大家戴完以后可能并没有立刻感到眼睛酸疼。如果是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不管我们学术界怎么吵。老百姓该用还是会用,因为有厂家会不停的去推。但同时在没有相应的标准出来之前,我们也没有办法去指责厂家做的不对,因为它本来就是没有标准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也是希望能够尽快推进标准的形成,我们自己也在做,但是标准的形成是一个极为繁琐和痛苦的过程。更何况要真的想形成标准,首先要有足够多的行业数据来支持说你的一些观点。但是说实话我们才做了一个实验就已经炒翻天了,目前还是没有大量的关于儿童的实验数据出现。所以,现在去做标准也只能是大家凭经验拍脑袋,并不是很科学。所以这两者是一个迭代的过程,真正的正确的标准出现之前一定存在这么一个混沌的过程。这个也是任何一个产品都会经历的过程。
  
ARC :听葛航斌老师也给我介绍过一些咱们实验室的情况,我想了解下咱们实验室目前对外的研发合作多吗?现在国家貌似各种鼓励校企合作、军民融合等。
  
翁博士:我们实验室和外面的合作比较多,我们在南昌建设了标准检测的合作平台,主要是支持我们做国家标准,南昌政府给了我们比较大的支持,未来也希望能为行业做一点贡献。我们团队今年的一个主要的研究方向是关于长期沉浸和长期生活在VR中的一些相关研究内容,我们把这种东西称之为宜居的VR也就是Livable VR。目前其实更多地是探讨技术方面的基础问题。
  
除了研究以外,在产业方面。我们比较关注的还是VR在主题娱乐方面的应用,因为我们认为一个新技术的快速推广。除了军事以外,娱乐是最容易接受一个新技术的领域。我们现在在华谊的支持下在做VR在大型主题乐园中的一些设备和技术的一些应用研究。
  
ARC :关于行业发展我认为您的观点非常有价值,您的身份是站在学术前沿看行业,特别是听Michael讲您也参加了很多业内的非官方会议。您对未来3年技术和市场是怎么样的看法?
  
翁博士:现在有一股新兴势力加入到这个头戴显示器的角逐里,就是微软。微软头显的供应商越来越多了,而且他是以操作系统这个层面把头显作为一个交互显示的新设备去定义。和我们以前行业里面做VR的概念都不一样,以前我们把VR当成一个全新的平台去做,这个其实很难,不管是初创团队甚至是一些跨国企业,想要完全打造一个新的交互性平台都很困难,不是一两年可以完成的。微软现在做的像是一个update,而且他本身已经在windows10里面去把VR集成进去。
  
我觉得微软会对未来三年的影响极为巨大,不过目前微软还没有明确地发布出VR未来的一些定义方向。我的判断是,他们会关注VR在办公领域的一些应用,这也是我们认为VR未来三年除了娱乐以外一个最主要的发展方向。VR行业应用的发展在头显设备发生巨大变化之前,将是一个很渐变的过程,会慢慢进步而不会有爆发式的增长。
  
我觉得未来最主要的一个方向,就是要考虑到设备的长时间使用问题,也正好和我们今天讨论的文章有非常大的关系,就是VR一定不是一个短时间使用的设备,它会和我们的电脑屏幕以及手机一样,是一个长时间使用的设备。会连续几个小时,几周去使用这样的设备。才有可能让VR真正成为一个基础的东西,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还有很多的软硬件工作要去做。所以这几年,我觉得一些巨头企业可能更多地是在迭代自己的产品让它能够满足这些需求,一旦头戴显示器满足了长时间用的需求,它的量是才会是爆发式的,基本上就是人人都要用的一个设备。
  
教育也是我比较看好的一个应用方向,我说的这个教育和现在做的这个教育不太一样。我说的这种教育会比较激进一点,就是课堂教育,当然这有一个前提,就是VR头盔能够达到给儿童使用的标准。到那个时候会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的颠覆,就是我们现在讨论是头显对孩子眼睛的伤害程度,但是几年后我们讨论的问题是,使用VR头盔对孩子的眼镜是有益的,因为良好设计的头显,很有可能避免造成各种眼科疾病问题。
  
当然这并不是说现在的头戴显示器就可以直接解决这些问题,我只是说头戴显示器有能够解决各种引发眼科疾病的问题这种潜质,比如说观看的距离、光环境以及包括王凯在文中提到的边缘视场等等这些问题。这个前提是,头戴显示器本身的性能能够满足这些要求。同时也要求设计者在了解这些致病原因的基础上开发针对性的改进产品。
  
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在讨论这个问题了,各个厂家也开始在关注了,我相信几年之后这会变成一个大家都已经解决的问题。以后面临的问题可能就是,如果你的孩子长期的佩戴头盔来进行学习,很有可能就是他近视的概率要低得多,因为他在学习的过程中,眼睛会处在一个良好的光照环境,良好的观看环境里面。不会出现因为他自己的姿势,以及家里的条件各种导致的眼睛疾病。其实这才是未来VR大规模使用的一个前提,我们称之为健康VR。

  
这个设备到哪一天能够实现,这个不好说,三年、五年也许十年,但是应该不会太远了,因为很多基础问题已经在解决中,当然也有可能还需要新的一代技术。比如magic leap,他们宣称使用的是光线扫描的显示技术。或者是下一代更好的柔性的oled的技术,都有可能。技术还在不停的发展,相信很快会水涨船高溢过健康这条线,一旦过了这个健康的线,所有的问题就会反过来了,就是说现在的问题是戴头显麻烦和不健康,所以我不会使用它,即使他有好处。那过了这条线以后就是不管他有没有好处,用他比用显示器更健康,所以天平就会压过去。
  
这是我对后面几年技术发展的一个看法。当然行业发展,也就围绕着这些技术发展,就是只要一旦头戴显示器满足了健康的需求,那基本上人人都可以使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而且甚至更趋向于使用它的话。那所有的行业基本上都避不开使用它,这样的话会面临人机界面的一个完整的升级过程,当然这件事儿微软已经在干了,很有可能到那个时候,大家已经在用微软的新VR操作系统,你可能要做的事情,只是用新的微软SDK做开发,这个也不好说。

分享至:
| 人收藏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3-2017 ARinChina增强现实中国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