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首页 资讯 行业快讯 查看内容
AWE Asia 2020

谷歌为何放弃Tango而捧ARCore?所谓跟风套路从何而起?

2017-12-21 18:02| 发布者: Allen |来自: 创事记

摘要: 随着苹果库克在战略上的强势,谷歌又陷入了被动跟风的套路。


近日谷歌在官博宣布将于明年3月1日停止Project Tango项目技术研发与服务支持,原有资源转而全力投入ARCore技术。消息一出引发Tango开发者一片叹息,部分业界人士同样表示为之遗憾。
  
作为移动AR的先发者,Project Tango源于谷歌摩托罗拉业务的ATAP部门,主导开发者Johnny Lee曾于2008年运用改装后的Wii遥控手柄实现动作捕捉的人机互动,其在YouTube上的视频获得了千万级观看次数。2009年Johnny Lee加入微软Kinect团队成为核心开发者,两年后跳槽至Google X并于2012年加入ATAP团队,最终于2014年领导团队启动Project Tango项目。Johnny Lee是体感设备领域的重要开发者,他的许多技术观点后来被Oculus、Leap等一一实现并加以改进。

  
Tango技术在几年前毫无疑问是业界领先的,它的诞生可以媲美微软HoloLens,事实上这个技术水准放在如今与ARKit、ARCore相较,依旧是遥遥领先后者。既然如此,谷歌为什么还要放弃Tango?
  
事实上,Project Tango起初并非专为智能手机而生,谷歌高层考虑到安卓机的庞大基数,在移动设备上配备Tango可以方便推广,同时为安卓提供更多相比iOS设备的差异化优势。但后来的悲剧是,Tango的推广并未行之有效,高配的硬件模组和极其复杂的部件标定让诸多厂商望而却步。最后,Tango在移动端的落地止步于卖了几百台给开发者的Penut、YellowStone试验机,以及联想的Phab 2 Pro和华硕的Zenfone AR。
  
ARCore是如今谷歌的新宠,它与Tango的区别,在许多开发者眼里是可笑的“Tango低配版”。话虽如此,但ARCore的形态有着存在的必要性。Tango Phone被Johnny Lee称为是一种“知道自己位置”的手机,这种表述对大众消费者并不友好。Tango的核心技术——运动追踪、深度感知、区域学习一起组成了Tango手机的空间感知能力,相比今天的ARkit和ARCore,Tango的强大之处在于高精高感、高速高准确度的3D建模能力,尤其对映射大型复杂、不规则的室内空间以及建筑物有着出色表现;而ARCore有限地继承了Tango框架,比如惯性VIO和SLAM,在物理水平面上的虚拟渲染表现优越。

  
可见ARCore并不比Tango高明,那么它的必要性是什么?一方面,苹果今年8月ARKit的迅速发布令谷歌措手不及。全球活跃iOS消费设备超过10亿部,操作系统、硬件规格高度统一的苹果产品在部署AR SDK上有着天然优势,这使得ARKit的推广在未来短期变得水到渠成。而之前Tango的市场表现不尽人意,消费市场对移动AR有着明显的预期渴求,一旦ARKit布局完成,势必对安卓机构成差异化的优势打击,届时安卓阵营将毫无招架之力。在此格局之下,谷歌必须拿出一款对标ARKit的产品,而Tango显然难担大任。

  
另一方面,谷歌在Tango以及Daydream VR上有数年积累,比起苹果几个月上马AR SDK还是颇有优势的,至少在VIO、SLAM+IMU以及应用层优化上更加成熟。Tango虽然很好很强大,但在智能手机上实现起来显得过于赘重,一个精简的Tango框架,无需任何附加硬件就能实现增强现实的产品形态是当务之急。从实际来看,ARCore确实比Tango更适合布局智能手机,尽管它是个“低配版Tango”。而宣布Tango终止的举动,意味着谷歌最大程度号召开发者从Tango平台迅速向ARCore转移,毕竟时间紧迫,规模AR应用的成型需要一个过程。
  
力推ARCore这事虽然没错,但对Tango的断然舍弃却实属可惜。Tango项目在环境感知和空间追踪方面有着ARCore难以企及的高度,其三大核心技术在机器人、无人驾驶汽车等方面被广泛使用。在智能手机上推广失利并非意味着Tango不适合做消费级产品,相反,Tango的深度感知、3D建模能力能衍生出更多新的产品形态。ARKit和ARCore绝不是增强现实发展的一个里程高度,它们更像是AR技术进程的加速过程或者是一个铺垫,而Tango是超前的技术形态,更接近理想中的AR未来。

  
换个角度思考,遭遇同样困境的还有HoloLens。HoloLens同样是一件超前的AR+体感设备,尽管现身三年来至今尚未进入消费领域,但是微软并未放弃该项目的研发,他们的团队在摸索中期待一个新终端时代的到来。
  
为了捧起ARCore却砍掉了Tango,谷歌这种喜新厌旧的态度决定了其不可能成为像苹果、微软那样擅长做产品的科技公司,而是一个不断尝新试错的实验型公司。然而,随着苹果库克在战略上的强势,谷歌又陷入了被动跟风的套路。
分享至:
| 人收藏

相关阅读

AWE Asia 2020
最新活动
  • AWE Asia 2020 增强现实亚洲博览会即将开幕
  • 奇幻之舟,等你启航丨2020砂之盒沉浸影像节征片公告
  • 第三届 赋能 | AR/VR跨界融合创新论坛在深举行
  • HDG·上海站—华为AR/VR开发者交流会

Copyright © 2013-2019 ARinChina增强现实   All Rights Reserved.陕ICP备130032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