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首页 资讯 行业快讯 查看内容

AR技术发展的"十年":它是我们的未来吗?

2017-4-19 14:12| 发布者: Maybe

摘要: 当AR变成“真正的AR”,或者是说是“混合现实”,设备开始感知环境,它可以将图像放进世界,当你停止怀疑,你就会认为图像是真实的现实...
AR技术是这两年才走进人们视野,赢得广泛关注的,然而实际上,AR技术已经有了十年的发展历程了。a16z 知名投资人 Benedict Evans 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对 AR技术的进化历程进行了回顾。他认为,AR已经演示过,相当出色,但是面向大众市场的商用产品还没有出现,应该不远了。

2006年2月,Jeff Han在TED演讲中演示了多点触控技术,当时多点触控界面还处在实验阶段。现在我们还可以在网上看到演示视频。回看视频,他所展示的技术平淡无奇,花50美元买一台Android手机就能做到。当时的观众大部分都是经验丰富、关注科技的老手,他们为技术喝彩。现在看起来平淡的技术当时却是惊人的。一年之后,苹果发布了iPhone,科技产业因为多点触摸重新归零。

回看过去的10年,多点触摸技术的发展出现了4个关键点,第1个关键点,多点触摸在实验室内成为有趣的概念,第2个关键点,演示技术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第3个关键点,在iPhone推出,出现了第一个可行的消费产品;第4个关键点,7年之后,销量爆炸,iPhone不断进化,Android追了上来。

看看下面这张图片,发展有些滞后,2007年iPhone出现之后,等了好几年销量才开始腾飞。大多数革命性技术都是分阶段发展起来的,很少有技术一下就成熟了。与此同时,有一些系统走上了错误的道路,比如西方的Symbian,日本的iMode。

AR发展数据


我认为,今天的AR介于第2关键点和第3关键点之间:技术已经演示过,相当出色,我们还看到了原型产品,但是面向大众市场的商用产品还没有出现,不过很接近了。

微软HoloLens正在出货,微软头盔拥有出色的位置追踪技术,将计算机集成到头盔内,这样做也有一些缺点,头盔的成本会上升,视野比较狭窄,定价达到了3000美元。第二代HoloLens将会在2019年推出。很显然苹果也在开发一些类似的产品,从人才招募、收购与苹果CEO的评论就可以看出来。我甚至怀疑,苹果在微型化、功率、音频方面开发了一些技术,这些技术用在Apple Watch、Airpods上,在AR领域这些技术也很关键。谷歌、Facebook、亚马逊可能也会开发一些东西。还有一些小企业、创业公司参与进来,它们正在开发有趣的东西。

Magic Leap也在开发自己的可穿戴技术,它发布过一些视频,展示设备的能力。视频很酷,不过观看iPhone视频和使用iPhone是完全不同的,同样的,观看AR视频,戴上AR头盔、走一走、看到世界浮现于眼前,二者也是完全不同的。我自己试过,一点也不差。

第一级AR和Google Glass体验差不多,屏幕让内容浮现于眼前的空间内,不过它与世界没有任何联系。事实上,Google Glass的概念跟智能手表极为相似,只是你需要向上向右看,不是向下向左看。眼镜给你一块新屏幕,对于你眼前的世界,它没有任何感觉。如果引进更先进的技术,视野可以变成球形,显示窗户、3D对象及其它一切东西,飘浮在空间内。

当AR变成“真正的AR”,或者是说是“混合现实”,设备开始感知环境,它可以将图像放进世界,当你停止怀疑,你就会认为图像是真实的现实。和Google Glass不同,头盔始终用3D技术给环境绘图,追踪头部位置。你可以将虚拟电视挂在墙壁上,当你移动时电视仍然会在墙上,或者干脆将整个墙壁变成显示屏。

AR头显展示


你也可以将Minecraft放在咖啡桌上,将小山放在手掌中,好像你在雕塑黏土一样。如果其它人戴上同样的眼镜,他们会看到同样的东西:你可以将墙壁、会议桌放进屏幕,然后你的整个团队都可以同时使用;在同一张Minecraft地图内,你和你的孩子可以同时控制。或者说,一个小机器人藏在沙发后,你可以将机器人藏在那里,让你的孩子寻找。这就是混合现实,它如同一块屏幕,或者说,我们可以将身边的世界变成无限的屏幕。

有时你想戴着头盔去某个地方,你本人是静止的,只是使用了SLAM技术,你会给房间的3D表面绘图,但是你不理解它。假设我与你在网络事件中相遇,我查看你的LinkedIn资料卡,它浮现在你的头顶,或者查看Salesforce记录,它告诉我说你是关键目标客户,或者查看Truecaller记录,它说你想向我兜售保险。和《黑镜》所说的一样,你也许还可以屏蔽某人。也就是说,眼镜中的图像传感器不只可以给周边对象绘图,还可以感知它们的存在。

这就是真正的AR:你可以展示图像,它与世界是平行的,你还可以成为图像的一部分。眼镜可以向你展示一些东西,它看起来也许像智能手机,也许像2000英尺的屏幕,它还可以将屏幕分解,融入真实世界,改变真实世界。于是体验就分成了两极:一方面,你可以将所有一切放进屏幕,让整个世界更充实,或者破坏世界;另一方面,你可以将微妙的线索或者变化放进世界,当你旅行时,它会将标志翻译成你理解的语言,但是不只如此,它还可以将美式英语修正为英语。如果有人安装Chrome扩展包,将“millennial”换成“snake people”(扩展包的名称),MR扩展会有怎样的变化?总之,有趣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

一旦眼镜变得足够小,我们会不会整天佩戴?如果不佩戴,许多环境应用程序将会找不到用武之地。你可能还会使用手表、手机,它们一直处于开启状态,眼镜只在合适的环境下用来阅读。这样就可以解决社交问题,Google Glass就出现了社交问题:拿出手机,看看手表,或者戴上一幅眼镜,它们所传达的信号是其它人可以理解的;如果在酒吧戴上Google Glass,其它人很难理解。

如此一来我们就触及一个问题:VR与AR会不会融合?的确有可能,VR与AR所做的事是存在联系的,面临的工程挑战也是存在联系的。要在同一款设备中提供VR和AR体验有一个挑战:VR将你带到另一个世界,它会将其它一切阻挡在外,眼镜边缘是密封的,AR不需要这样。AR面临的挑战在于:让世界穿过,同时阻挡那些你不想看的东西,VR却是从黑屏开始的。

戴上AR眼镜,你可以看到人的眼睛。10年或者20年之内,许多事情有可能变成现实,但就目前而言两种技术还是不同的。1990年代末,我们曾经争论过一个问题:移动互联网设备将会拥有独立的音频元件或者屏幕,加上听筒,或者加上一个键盘,或者是拥有一个键盘和一块屏幕的哈壳,当时我们还在探讨设备的外形,到了:2007年,所有问题在一块屏幕上解决。同样的,VR与AR可能要花一段时间探讨该问题。

AR头显展示


如果某些东西不是实体存在,我们如何控制它,与它互动?VR的物理控制器够用吗?手势追踪足够好吗?在智能手机上引进多点触摸技术,意味着我们拥有了直接的物理交互体验,我们在屏幕上触摸想触摸的东西,不需要移动鼠标,鼠标离目标1英尺或者2英尺远,我们可以在空中触摸AR对象吗?这种界面模式适合全天候使用吗?Magic Leap的确创造出一种深度感,你会觉得自己真的在触摸一些东西,你是不是需要一种界面,当你的手滑过时会感觉到它是坚硬的?

我们是不是应该用语音替代?语音又会造成多大的限制?或者选择眼球追踪技术?如果眼镜可以支持虹膜追踪技术,你会注视自己想看的东西,然后触击手表选择它吗?这些问题与之前智能手机、PC必须解决的问题是一样的,正如2000年或者1990年所探讨的外形问题一样,答案并不清晰,实际上连问题本身也不明确。

AR将对象和数据放进我们周围的世界,关于这点思考越多,你就会发现它变成了一个AI问题,同时又是物理界面问题,这两个问题同等重要。当我走向你,我应该看到什么?显示LinkedIn信息还是Tinder信息?我应该在什么时候看到新信息,即时显示还是晚一点?当我站在餐厅外面,我应该说:“嗨,Foursquare,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吗?”还是设备的操作系统自动完成?这名经纪人到底如何?是让操作系统判断,还是让刚才添加的服务判断,或者让云中的Google Brain判断?

关于这个问题,Google、苹果、微软、Magic Leap可能有着不同的哲学态度,不过在我看来,如果你想让它完美运行,最好让大多的事情自动完成——应该是AI来完成。你也许记得Eric Raymond曾经说过,计算机如果可以做完某件事,它就不应该问你,照此发展下去,计算机将会看见你所看见的,知道你在看什么,在接下来的10年里,机器学习技术不断发展,整个问题层全部剔除,今天我们认为这些问题必须手动解决,未来不是这样的。

当我们从桌面计算机的Windows、键盘、鼠标UI向智能手机触摸操作和直接交互体验转移时,整个问题层都被移除了,抽象层改变了。照片应该存在哪里?打车时你在哪里?应该使用哪个邮件APP?密码是什么?智能手机不会问,所有问题都被移除。当AR到来时,我们会朝着同样的方向前进一步:你的前方出现一个小窗口,智能手机APP出现在窗口中,不过体验远不止如此。

Snapchat和Facebook桌面网站是不一样的,基于环境的、无形的、以AI主导的UI将会再次改变一切。

当AR眼镜越来越理解周边世界(理解你自己),它们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就会将自己看到的一些东西传送到不同的云服务上,具体是哪个服务根据环境、使用案例、应用模式而定。这是不是一张脸,你是不是在与它交谈?将它发送到Salesforce、LinkedIn、TrueCaller、Facebook或者Tinder。是不是一双鞋子?发送到Pinterest、亚马逊或者Net a Porter。开会时如果人人感到厌烦,你是否将记录发送到Success Factors?类似的信息可能会带来严重的隐私安全问题。我曾经在博客中说过,无人驾驶汽车不断捕捉HD 3D 360度视频,如果城市里到处都是无人驾驶汽车,它就会变成监狱。如果每个人都穿戴AR眼镜又会怎样,还能逃跑吗?如果被黑又会怎样?如果你的联网住宅被黑,相当于你有了一只搞恶作剧的鬼怪,如果你的AR眼镜被黑,你就会出现幻觉。

最后,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值得追问:到底有多少人会拥有AR设备?AR会不会成为附件,被手机用户中一小部分人使用,正如智能手表一样?或者说英国、印尼的每一个小镇都有小店铺销售AR眼镜,有几十款可以选择,它们来自中国,定价50美元,今天这些店铺销售Android设备?到时宽带成本是多少?

这个问题现在还很难回答,有点太早。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我们也曾看到过一些争论:是否每个人都应该拥有相同的移动数据设备?或者说一些人拥有智能手机,一些人拥有功能手机,然后一直向下,拥有更简单的设备,它们没有摄像头,没有彩色屏幕。说来有点像马后炮,这种争论似曾相似:是否每个人都会拥有PC?或者说一些人会坚持使用文字处理器?之前有过这种争论。按照规模和通用计算的逻辑,最开始时是PC,然后智能手机成为单一通用设备,今天有50亿人拥有手机,25-30亿人拥有智能手机,很明显,其它人大部分也会追赶潮流。

有一个新问题值得思考:大部分人坚持使用智能手机,一些人(1亿,5亿或者10亿?)会转向眼镜,将它当成附件吗?或者说会将眼镜变成新的通用设备吗?关于这个问题,任何答案都是基于想像得出的,而非分析。1995年时,也曾有人说过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将会有一台手机。
分享至:
| 人收藏

相关阅读

最新活动
  • 2017 CHINA VR新影像奖征集启动
  • 2017 | AR开发者沙龙(西安站)圆满结束
  • 中国图象图形学学会-CSIG图像图形学科前沿讲习班第3期
  • VR/AR应用开发交流大会即将在天津举办

Copyright © 2013-2017 ARinChina增强现实中国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