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首页 资讯 行业快讯 查看内容

西安贡献“国家级IP”:最高领导人首提“硬科技”

2019-11-6 10:59| 发布者: callia

摘要: 西安贡献“国家级IP”:最高领导人首提“硬科技”

3日晚的《新闻联播》令西安的“硬科技人”倍为兴奋。


当天,最高领导人在上海视察时表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要坚守定位,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支持和鼓励“硬科技”企业上市。


作为硬科技发源地,西安朋友圈马上炸裂。因为在西安力推“硬科技”的三年中,这是第一次由最高领导人亲口提及。




硬科技:8年间如何成为“国家叙事”



硬科技概念诞生于2011年,由西安光机所米磊博士提出。这位年轻学者最初倡导对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模式创新”进行反思,认为资金不能热衷于“挣快钱”,应该对长周期的科技类项目加以投入。


在这一阶段,“硬科技概念”并未大火。原因其实也比较简单,基本有两个背景:


1:中国数据依然可观:中国加入WTO的红利尚未完全结束,2002-2012年几乎是中国经济增长“最为剧烈的周期”,“基础工业化”在快速推进,就业压力并不沉重。即使面对08金融危机,由于中国选择了以4万亿为代表的宽松货币政策,使得当年的经济增速非常炫目。至于外部环境,美国尚在QE的过程上自我疗伤,暂时未对中国采取“半脱钩”的计划。可以这么说,彼时的中国经济还在曲线的上升端,“轻松钱”确实是可以赚到的。


2:互联网英雄崛起以BAT为代表的创业英雄占据了财经界主流,甚至是他们的聚餐在日后都能为年轻人所艳羡,尤其是背后的资本力量,投资量动辄是数亿美元。我们今天来看,最初形态的“互联网+”的主要贡献是优化或激活了“曾经配置不力的社会资源”,提升了全社会的福利与效率。在这个时候,无论是政府、企业家还是资本方,被互联网的魔方所吸引,也在所难免。即使其中有大量“抄美国作业的”,其估值的快速上升也令传统工业相形见绌。可以这么说,“快钱”是可以赚到的。


结合如上两点,我们的判断是:彼时中国经济确实存在“轻松钱”与“快钱”的土壤,如果再加上2015年前后的“地产狂潮”,谁会去干“费力不讨好”的硬科技呢?


(图:中国GDP年度增速)


直到6年之后的2017年,硬科技概念才大热起来。西安金融棒棒糖认为,原因同样有两个。


1:传统增长模型难以为继:这一点其实早已是中央共识,我们可能在20年前的课本就读到过“调整经济结构、转变增长方式”,只不过前30年确实可以做比较简单的拿来主义。到了2015年前后,我们发现,“产能严重过剩”了,对新阶段产生最深刻反思的标志是——2015年11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提出,这一顶层理念的推广,就已经意味着广东、浙江、福建等外向型经济大省在发生什么?也意味着陕西、山西等资源类大省在发生着什么?


2:外部环境恶化尚未逆转:美国放弃全球领袖形象,强调“美国优先”,即使不是川普的杀招,2015年10月奥巴马就推动了TPP的基本成型,“围堵中国”已经是美国政治精英的共识。中国的贸易环境有可能被彻底击穿,这对中国精英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幸运的是,2018年封杀中兴、2019年封杀华为,尤其是我们必须感谢的川普,因为“毛衣战”的指向与“硬科技八路军”高度重合,这就为中国送上了最及时的信号——主战场就是科技。


在这一背景下,请再次注意2015年的两件大事,对内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外是“美国推动TPP加速成型”,这些事件已经让中国政府和产业界开始思考:其实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是不是真正到了转型的时候了?



所以,2年之后的2017年,“硬科技”真正登场的时机,成熟了。


2017年举办了“第1届全球硬科技大会”,由于彼时正值“大西安建设”的热度正高,马上激活了西安公众对城市复兴的渴望。回顾这一届,金融棒棒糖确定其最大的作用是——确定了硬科技概念(强调基础创新),确定了硬科技指向(八路军),并在全国第1次提出“硬科技概念”。


2018年第2届如期举行,由于请来了三位著名桥梁的总工程师,由其来印证硬科技在现实中的不易,这些令人振奋的故事背后,都是大量不为人知的艰苦付出,同行的其他科学家也不断证明:“搞基础研究成了就是诺贝尔,败了就一生无为,二者之间也许是一代人的寂寂无名”。金融棒棒糖认为,这一届最大的作用是——提出了“硬科技精神”(专注、坚守、笃志)。



2019年第3届硬科技大会是幸运的,因为这一年推出了科创板,而且西安成为整个西部地区首批上市最多的。其间最主要的关联就是,快速融资的资本市场与漫长作战的硬科技,在“资源配置”上产生了呼应。这一点与创业板完全不同,因为创业板定位中有明显的“模式创新”痕迹,否则也不会出现华谊兄弟等公司上了创业板。


站在回顾8年的“硬科技史”上,连续三届报道的西安金融棒棒糖得出一个清晰结论:也许西安是基于自己庞大的科研资源提出了这一概念,但无意中踩到了“国运脉搏”。而这条脉搏,恰恰是中国工业化走向深入的必由之路。


我们猜测,这就是最高领导人首提“硬科技”的最大背景。


 西安:在硬科技道路上干得怎么样?



2018年时,焦虑的西安人开始发现,北京、上海、深圳都在提硬科技,由于这些城市本身有强大的“科技转化”优势,导致产生了一种略为失望的担忧:西安会不会沦落为一个概念提出者,在实际的进取上没有什么动静呢?



倡导“与理智者同行”的西安金融棒棒糖认为,有这种焦虑本身就是商业意识的觉醒,何况后来的事实证明:并非如此。


我们来看几个端口。


政府端:西安市对硬科技保持了长久的热度,我们特别喜欢举的两个例子是。其一是高新区在铂力特(688333)登陆科创板之后,马上提出要做“未来智造产业园”,大的背景是其要打造“硬科技产业示范区”,这种来自西安最有活力区域的急切,就在事实上证明“未来的就业、财政、税源一定会建立在科技型企业之上”。其二是以西安市政府1000亿“大西安基金”为代表的引导基金,这些基金主要的方向,基本都围绕硬科技展开,这种“不惜财力”的投入,也代表着市委、市政府同样的看法与预期。


企业端:西安企业家经过漫长的洗礼,走过30年之后,传统行业都迎来了剧烈的“被动调整”,除了能源行业短暂的企稳之外,大量民营企业其实都陷入了一定的徘徊。但大家的共识也逐渐形成,“真正的竞争力不在于拿了多少地、占了多少矿”,这些传统周期已经结束了。“没有科技领先,未来再遇周期性调整,活下来就很难了”。因此我们看到,一大批新锐企业开始显露出来。其代表就是西安市推出的“TOP20”及“TOP100”。


投资端:这是一大亮色,把市场上的最聪明的钱给谁呢?我们看到,以中科创星、西高投为代表的等一大批本土投资机构开始施展拳脚,以雷军在西安投下6家公司、马云1亿投下四叶草为代表的一线PE加速在西安布局,这些早期的钱,极大的鼓励了本土硬科技企业的决心与意志。尤其是每年一度的“创投峰会”,基本成为西安推荐本土硬科技企业的一个明星展台,因为来到这个会场的人,都是要“赚慢钱”的。


院所端:校企分离是大趋势,但仍然保留了“直投业务”,如“西工大模式”就非常成功,既投下了许多成功的硬科技企业,还在沣西搞出了翱翔小镇。事业单位属性的研究所,也因为“一院一所模式”的推出,正在释放体制内人员的市场化动力。最显著的大动静是西安交大整体西迁,倾力去做“创新港”,我们就简单研究发现,这个创新港的目标其实就是中国的硅谷。


推动硬科技的4个核心要素,西安皆有了起色,有什么理由悲观呢?


那么,有一个很好的问题是,上述4项核心都指向硬科技的“投入端”,“产出端”会不会令人失望呢?


我们的答案是:基础研究的风险一定是很大的,没有人可以保证、也不应该有人承诺一定成功,但可喜的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演进,正在降低其失败的风险,为硬科技注入了最大的安全保障。其核心就是——以科创板推出为代表的资本市场整体改革。



11月3日,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接受央视专访,开宗明义地讲了科创板改革肩负的两大使命:


1: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推动经济创新转型。

2:用这块“试验田”推动资本市场基本制度改革。


前者,无疑再次确认“科创板”与“创业板”不同,将长期坚守“纯正的科技定位”,因此当“木瓜移动”此类公司报送材料的结果已经不用猜测。我们想,这对西安硬科技企业,是一个长期的福音。毕竟,在西安这片土地上,受人口规模的限制,模式创新的土壤是很狭窄的。


后者,则对资本方是巨大鼓励,因为资本永远是“风险事业”的必需品,出于其本身盈利的需求,不光需要科创板的进取,更需要整体资本市场变革。在中国证监会近期释放的信息中,我们格外注意到“创业板允许借壳且试点注册制”、“主板分拆上市到科创板”、“并购重组由交易所审核、涉及发行股票的实施注册制”、“放宽涨跌幅限制”、“创新退市方式”等,这些对全市场都是革命性冲击,值得期待。


我们认为,以铂力特和西部超导为例,冲击科创板的硬科技公司,在全新资源配置下的“当下赚慢钱”,也许已经等于“未来赚大钱”。


事实上,陕西的数字确实在变化:科创板首批挂牌的25家企业中,陕西有2家,也是中西部仅有的2家。目前,陕西科创板上市企业达到3家,后备企业在抓紧培育,势头良好。


 涌动:“硬科技人”的心声



西安其实有一大批硬科技人。


就是他们在3日晚,开始海量分享“最高领导人首提硬科技”的喜悦。


李建勋:(西安市科技局硬科技处处长)最高领导人首谈硬科技很鼓励我们,西安市会努力引导和支持科技企业真正加大研发投入,并在建设基础科技设施、鼓励共性关键技术攻关、搭建产学研合作平台、培育硬科技中小企业、加大人才引进培育力度方面持续发力。


解严:(高新金融办主任)推动“硬科技”企业登陆科创板是高新区2019年前后的主战场,无论是承办“硬科技大会”还是“创投峰会”,都是围绕“硬科技示范区”开展。最高领导人首提硬科技之后,我们觉得只有行动得更快,才能体现高新区产业升级的历史使命。


薛蕾:(铂力特总经理)需要长期投入的硬科技与鼓励自主创新的科创板吻和度非常高,研发投入的资金、资源、时间都是一个长期的考验,加上技术发展非常快,稍有懈怠就会落后,科创板即是一个对接,也是一个支持,希望有更多的西安本土公司早日登陆科创板。


王育斌:(西安万德能源董事长,TOP20公司)我认为真正服务于国民经济主战场的硬科技企业要理直气壮的去走科创板,借助资本市场把自已的技术转化成商品,服务社会。只要你的技术够硬,你的研发够强,企业市场化程度够高,就毫不犹豫去走注册制对接资本市场。



李浩:(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今天大大提及“硬科技”,与此同时,央视《科学的力量》中科创星多位投资人携投资企业亮相!“硬科技”的高光时刻来了。


韩迪:(西安基金总经理)缘起西安的硬科技契合了国家科技战略,也体现了西安市科技产业的特色。作为政府引导基金,我们积极吸引各路资本,让这些投资门槛高、投资周期长、投资强度大的硬科技企业获得资金支持。同时硬科技企业本身契合了科创板的战略定位,我们拟发起设立“科创板培育基金”,以定向支持西安市“科创板后备企业”。


刘晓斌:(知名媒体人)硬科技从提出,到被认可,已近十年。但也只是开始,它将成为系统、体系、规则。价值在释放中增长,也在增长中释放。理念之威,犹如“奇点”,从无中有,从有中长,从长中强。


 (图:赵刚副省长带队的陕西代表在科创板首批公司签约仪式上)


那么在省市主管领导心中,如何把“硬科技”与“科创板”相联系呢?


苏虎超:(陕西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最高领导人的重要讲话,让我们深受鼓舞,也更加坚定了我们推动“硬科技”企业上市的信心。对陕西来说,推动“硬科技企业”上市目前的成绩还只是起步,我们要保持清醒认识和紧迫感。一方面,要用好“首发效应”、“头部效应”,引导更多的“硬科技”企业立足自身实际和发展阶段,积极上市,加快发展,更好实现科技和金融的紧密结合;另一方面,已经上市的“硬科技”企业,要学好用好科创板+注册制的规则,规范运作,提高质量,做优做强。


对陕西来说,通过上市引导“硬科技”发展,更需要做好“软环境”。“硬科技”企业是珍稀资源,对营商环境、政务服务、金融服务、金融生态等“软环境”的要求更高、更敏感。我们将以“先企业之忧而忧,后企业之乐而乐”的服务态度,带头打造有利于“硬科技”企业发展、有利于“硬科技”企业上市的营商环境。


对陕西来说,做好“硬科技”企业上市工作,还需要立足全省、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开放视野。西安是陕西“硬科技”发展的龙头,在继续“深耕细作”的同时,也要切实发挥好辐射带动作用;其他地市,也要立足自身实际,积极培育“硬科技”企业,比如榆林围绕高端能源化工基地建设,宝鸡实现“装备中国,走向世界”,都要以“硬科技”发展来牵引带动。延安三达膜到科创板上市,就是延安市立足自身资源禀赋和发展需求,以开放的思维积极引进“硬科技”企业,打造膜产业的很好例证。


王勇:(西安市政府副市长)硬科技的优势 + 科创板的东风 = 追赶超越的新动力。首先,科创板与硬科技高度契合。科创板六大行业: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 西安硬科技八大领域:光电芯片、航空航天、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和人工智能。其次,如何将“硬科技”转化为产业优势和市场优势?科教资源富集,这是我们的底气。工业基因雄厚,这是我们的基础。广引创投资本,这是我们的活水。抢抓科创板机遇,这是我们的福音。第三,科创板首批上市的25家企业中,西安占有两家。截至,我们还储备了230多家种子企业,分为精选层、优质层和培育层,部分企业的科创属性等指标好于其他地区。



纪录下这些近3年来为“西安硬科技”付出行动的人,尤其是在最高领导人首提“硬科技”的次日,西安金融棒棒糖认为还是很有意义的。但仍然有一个人不能忽略,那就是原国务院研究室智库成员、陕西省委副秘书长王飞。


王飞其实长期扮演了推手角色,这一点在媒体圈不是秘密。


西安金融棒棒糖亲历的是,王飞参与了硬科技概念的确立、范围的划定以及硬科技精神的诠释,不但鼓励西安各媒体高度关注、高频报道硬科技,还自己撰写文章在《人民日报》、《中国经贸导刊》等国家级刊物上发表,可以说是把硬科技从“民间语言”上升到“官方语言”的重要力量。谈及本次最高领导人首提硬科技,王飞认为:


硬科技这几年是与国家发展同步的。2017年策划第一届硬科技大会时,我们的视野可能还停留在帮助西部地区转型升级、追赶超越的理解上,但在第二届、第三届时,我们发现国家的内外部发展环境已经发生深刻的变化。例如最高领导人在十九大提出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等,在去年以来视察全国各地时多次提出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包括最新讲到的加快打造原始创新策源地,加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这些不仅是西安硬科技的立意之本,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在最高领导人首提“硬科技”概念的今天,我认为西安确实为国家做出了贡献。


结语:

谁也料不到“硬”会如此和陕西有缘。过去我们常说“陕西有三硬”,人硬、货硬、脾气硬,作为本土财经观察者,我们希望“科技硬”成为新的名片,这既是陕西实现真正科技驱动的关键,也是扭转西安精神气质的要件。

而这一切,注定都要与科创板相关。

幸运的是,铂力特、西部超导、三达膜开了一个好头。


来源:西安金融棒棒糖


更多精彩内容,加入ARC社群扫二维码或搜索(ID:arinchina),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联系站长: +86 136 7918 4994

分享至:
| 人收藏
最新活动
  • 2020 TECHeart 上海国际广告奖匠心大赛  邀你来炫技
  • 第四届VRCORE开发者大会系列活动超详细日程公布!
  • ChinaVR 2019主题论坛:虚拟现实与仿真科学
  • 第二届虚拟现实技术及应用创新大赛(IVRTC 2019)即将召开

Copyright © 2013-2019 ARinChina增强现实   All Rights Reserved.陕ICP备130032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