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首页 首页 资讯 大咖专访 查看内容

AR说丨VR游戏版《黑客帝国》,来CyberCraft里做一回黑客

2019-1-23 15:14| 发布者: callia

摘要: VR游戏版《黑客帝国》,来CyberCraft里做一回黑客

2019刚刚到来不久,VR游戏圈就传来了好消息!具备目前世界上最成熟技术的多人线下大空间沉浸游戏CyberCraft(赛博争霸)已在位于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地下一层的东方明珠CINEX向公众开放!CyberCraft由中国最早的VR游戏制作团队之一IFGames工作室制作,由Jaunt中国和东方明珠集团携手呈现。


该游戏以赛博朋克风格打造出一个科幻迷离的对战空间,与电子竞技相比更具沉浸感的体验。在之前对IFGames创始人钱清泉进行采访时,钱总就曾提起过CyberCraft正在各地铺设,看到这个消息之后,ARinChina第一时间联系了钱总。接下来就一起听听钱总怎么说~



ARC:高中就读于英国温汀学院艺术系,北影毕业,是什么让你转投VR行业,在VR热潮还未兴起的2013年毅然决定创业,从事VR游戏制作?


钱清泉:“如果做好作品的创作者需要把导演与表演看作一种生活“行为”而不是“职业身份”。大概在2012年的时候,我感到娱乐行业将会向一个我不太适应的方向进化,那个时候虚拟现实技术刚刚商业化,我便开始了对“虚拟现实交互语言”的探索,我很庆幸自己做了这这样的选择。


题外话是2019年开始,电影行业经历了几度波折终于有机会向相对健康的方向发展了。投入将更多的被用到可以真正提高产品质量的地方。


在最初接触虚拟现实概念的时候大概是2000年的《黑客帝国》和《攻壳机动队》那个时期吧,再早一些在“哆啦A梦”中也有过对于未来虚拟现实世界的描写。如果可以作为第一批创作者展开对这门技术与语言进行研究,那简直太酷了!从绘画、雕塑的黄金时代开始到电影时代我们一直在追求一种可以完美呈现他人经验的媒介体用于交流与记录,虚拟现实是目前最有可能成为“终极媒介”的媒介,同时还是成为连接人类所有数字通讯技术的技术。这件事情也是不可逆转的。作为一个“玩家”或者“冒险者”这样千载难逢的时代有什么犹豫的呢?(笑)


ARC:Cybercraft游戏的设计理念是什么?想带给玩家怎样的游戏体验?



钱清泉:制作一款可以反复游玩,和不同的玩家对抗会有完全不同乐趣的游戏大概是这样考虑的吧,在设计时我们考虑设计各类不同的机体使性格和能力不同的玩家都可以找到自己在游戏中的位置。这应该是最初的想法吧。此外“全沉浸”的效果可以令玩家在虚拟现实中直接产生一种“我在科幻电影里吗?”的错觉,打造一套“全沉浸玩家套装”也是我们制作游戏的时候十分在意的事情。


ARC:Cybercraft游戏从前期策划、制作到最后测试发布,用了多长时间?


钱清泉:赛博争霸并不是一个一开始就设计好了所有内容的游戏,我觉得如果那样制作游戏的话,可能真的没办法制作出有趣的东西来吧。这个项目的草案应该是从2016年夏天的时候开始的。


那个时候它叫“全金属搏击俱乐部”,它只是我们很多个案子中的其中一个。在2017年下半年,我们决定将它作为公司下一步的核心项目来进行研发,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半了吧。



ARC:在游戏的制作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是如何解决的?     

 

钱清泉:相比“和想象与实现的差距”这种在创作中常碰到麻烦以外,“该怎么做”和“不知道是否能实现”这两个在成熟媒介中不太出现的问题也经常困扰我们。


当遇见问题的时候,我不认为立刻想出解决方案是最优的解决方法。我更倾向于让问题留在那里一段时间,再来处理。经过思考后如果还不能完美解决的问题,玩家和使用者我想也不会太多责难吧。问题的出现并不是关键,因为它总是会层次不穷的出现,能够预先看到那些会严重阻挠开发的以及可能导致游戏本身“可玩性”崩溃的问题并进行规避是游戏制作人非常重要的工作。


这几年“该怎么做”和“不知道是否能实现”两位大哥,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相信在未来的创作中,即使是影视或动画的制作中我也会与它们经常见面吧。我觉得可能是它们的存在使作品变得精彩,如果创作中没有了这些遭遇,反倒是更值得担心的问题。



ARC:不同于其他工作室做小型的VR游戏,通过线上平台发布,IF Game的游戏更倾向于线下实体店体验,你是怎么去衡量游戏作品的受众和发行渠道的?(为何更倾向做大空间,而不是steam,vive,oculus等平台发行的小游戏?)


钱清泉:一个新的技术走进社会时,总是由公共空间到家庭空间再走到私人空间的。(汽车、手机、电视、游戏机等等)


 一种产品又是以功能性-便捷性-形象性三者循环迭代的。功能发展到极限,制作者就会开始寻思怎么让用户使用起来更方便。便捷性到了极限后制作者会着重于产品的吉祥物形象、代言人形象直到一次新的技术革新让我们从新开始发展功能。比如洗衣粉、家电、电视机都是很好的例子来说明这个规律。


2015年的时候,我认为VR产品还没有完成公共空间的功能建设,走进家庭实现盈利会是风险远高于奖励的事情,所以我选了线下产品的制作。此外,做街机本身就是件很酷的事情嘛!


到了2019年,我们可以预见第一代私人用的VR设备可能就快要来了,目前技术上已经比四年前有了长足的进展,但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它才能成为一个成熟的商业生态。


ARC: IF Game未来的游戏项目计划?


钱清泉:完成Cybercraft的各版本制作计划,使更多的玩家可以参与到竞技当中,并对虚拟现实交互的可能性进行更深度的探索。加上夏季DLC中会更新的机体“Saber”我们已经完成了三种不同战斗风格的角色制作。计划中已经有另外3种完全不同的机体会在不久的将来加入到Cybercraft里面。希望它们可以为网络化的虚拟现实电子竞技打下坚实的基础。


分享至:
| 人收藏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3-2019 ARinChina增强现实   All Rights Reserved.陕ICP备13003260号